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树根的事业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金荣的阿桂姐与桂生姐 4  

2010-09-02 23:20:21|  分类: 上海是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海青问我:阿桂姐和桂生姐是不是一个人?他让我想起了这两个女人与黄金荣的故事。在《白相人嫂嫂》一文里,我首先讲的是大阿姐强盗金绣。今朝趁回答海青的问题。就来讲讲:粪便大王四姐,阿桂的故事。阿桂姐,在十姐妹中排行老四,宁波人,在黄金荣与林桂生结婚之前。她就与黄金荣有一个私生子。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   十六铺小东门城外至东昌渡口,原有通黄浦江的支浜。支浜有一条石桥,名叫:陆家石桥。当时陆家石桥北首有个妓女,名叫阿桂姐,年纪二十四五岁,面貌尚称可人。她原是个有夫之妇,并且已生有两个儿子。她的丈夫叫马阿龙,与阿桂姐是同乡。也是宁波人。马阿龙因为患中风症,留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,终日卧床不起。阿桂姐处于这般环境,为生活所逼不得不沦为私娼,暗地里送旧迎新。她不但自己“开门口”(注:做暗娼),而且手挡里还有两个比她年轻的女人,也和她同操此业。这一带每日进出渔船甚多,渔民们卖罢鱼鲜,便在烟花巷里尝尝“人鲜”。阿桂姐既住在这繁华之地,要勾引几个急色的人是毫不费力的。何况还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助手跟随左右,更不愁无人上门。一旦有了客人或去旅馆住宿,或到她家中借张床铺,都很方便。阿桂姐还可以从中抽一些床铺钱。其生活还比丈夫有差事时较为宽裕。但是阿桂姐出卖肉体的钱首先要遭到那些流氓、捕快的敲诈勒索如若对他们说个不字,这个“私门口”就休想开得成。真是:不铺这条桥,休想过彼岸。

        阿桂姐为了对付这些流氓、捕快们无休无止的敲诈,不得不去寻找一个后台,来充当挡门狗。虽然黄金荣生的又黑又麻,但是如果有他挡在门口,就不怕那些流氓,捕快了。于是阿桂姐便打定主意,勾引麻皮金荣。由于麻皮金荣单身一人,隔三岔五地往烟花巷里钻,所以钓饵抛引饿鱼,无须多花功夫,黄金荣终于被引诱上钩。与阿桂姐鱼水交融,到阿桂姐家做了马阿龙的替身。

       *阿桂姐之从请进了黄金荣这尊神,平日里那些五神七煞鬼竟然再不登门。那些“私门口”的女人见阿桂姐如今有捕快帮助她支撑门户。便求阿桂姐帮她们解纷排难。渐渐地阿桂姐就在她们心中有了“女大亨”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 对阿桂姐来说,虽然看到黄金荣满脸黑麻,但是麻皮夜里做起事来,倒也叫阿桂姐心里舒坦万分。黄金荣与阿桂姐姘居了两年多时间,竟让她生了一个儿子。其实阿桂姐是什么货色,这个儿子到底是谁的种,恐怕连阿桂姐自己也弄不清楚。由于黄金荣会做人,又用计策破了几个棘手的案子,受到了上司的赏识。不久黄金荣升了捕快头头,随着身份、地位的提高,黄金荣便对阿桂姐生了厌腻之心,况且还有几个既不姓马也不姓黄的小杂种。于是便想甩掉阿桂姐。

       不久,黄金荣的机会就来了,有人给他介绍了一枝春街上林家的独生女——林桂生。黄金荣既然想与林桂生结成鸳鸯,当然要与阿桂姐解开冤家结。须知这个冤家结原不是随随便便、轻轻松松可以解开的。当阿桂姐听到了这个消息后,好似轰雷下的乌云,暴雨前的狂风。醋罐醋坛立马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 * 莫看阿桂姐是个女流之辈,其为人是十分泼辣。她 一面在外面叫泼耍赖,一面像蟒鱼吸盘吸住木船底,把黄金荣缠的走投无路。不管黄金荣多么狠,照样用手指着黄金荣破口大骂:你如今要甩掉我,没有那么便当。老娘准备豁出这条老命与你拼到底。老娘原是阿桂货,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张开狗眼看看清楚?老娘的“私门口”不是今天才开张的,你自己原是个什么东西,你有四肢八膀,老娘也不怕你!就是牵住你鼻子不放。老娘到处叫坏你,看你怎么做林家的上门女婿!

       黄金荣虽然是个打死人不偿命的流氓,但在阿桂姐的手掌中却是动弹不得,毕竟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二天了。如今既然要散伙,黄金荣也知道用硬的手段是不行的,就来个软办法解决。于是,黄金荣挽个管臭帐的帮闲向阿桂姐商谈拆姘条件。阿桂姐提出如下两个要求:

        一、要黄金荣带走她生的小老三,并不许虐待。

        二、要银元三千块,作为拆姘费。

        * 黄金荣会答应吗?黄金荣认为这二个条件都不能够应允。第一,这个小老三也不一定是他跟她生的。谁知道是张三、李四、王二麻子的杂种。第二,阿桂姐这种烂污货,一块钱也能够买到,如今竟把熟烂了的梅子卖青鲜的价。

        拆姘条件无法谈妥,尽管黄金荣不踏阿桂姐的门槛,但她一清早就等在县衙捕房门口,见了面就撒赖耍泼,甚至卧地打滚。她本来就是个躺倒货,哪里顾得体面和羞耻!越是人多的场所越是撒泼,直弄得黄金荣有火没有地方发,束手无策。为了求得太平,他只好躺在捕房内不敢露面,避其泼锋。但这总不是个办法啊?后经好事的帮闲奔走洽谈,黄金荣就将县衙发给他的一张大粪专办执照,改名马老三,作为拆姘的拆散费。

       阿桂姐拿到了这张大粪专办执照,就等于抓到了取之不尽的财源,怎不令她眉开眼笑。于是她招兵买马,精打细算,悉心管理。不到几年,既臭又脏得大粪居然给她招来了“五子登科”的鸿运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3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