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树根的事业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刘姥姥别传》引言(原创)  

2010-06-02 15:54:52|  分类: 随性所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开博几个月,频频与各地博友说古论今,谈天说地,和诗论文,嬉笑怒骂,天南地北地到处晃悠。迎天下朋友来我家作客,正所谓: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。我是男女不论,老少皆宜。我和天使差不多,说起话来有口无心,随兴所语。也许因为我年长了一些,所以,他们也就权当作逗我“老顽童”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是欢喜称自己是“树根”的。并以此为傲。博友们却是各有称法,有称“前辈”,“老树”,“老顽童”的,叫“爷爷”,“老伯”的一听就知道是头二十岁小伙子,小姑娘,也有尊称“王老师”,“王先生”,“树根老师”的。听了很是受用,却让我既汗颜又不敢当。直呼“树根”的多属男性博友。不过上海博友的称呼带着浓浓的上海味,多少有一点偏心的亲切感,年轻的博友尊称“爷叔”,也有人戏称“小阿弟”。不管是什么称呼,只要是我的名号,哪怕就是一声:喂!我也是一概通吃,统统照单俱收。

       众多的博友,虽然有的近在咫尺,有的相隔千山万水。几个月来,他们的音容笑貌却都在我的面前显得活灵活现,有的率真坦白,有的老成持重,有的活泼可爱,有的幽默又憨厚,但大多非常的情真意笃。虽然因为是生活的环境不同,文化程度的高低,而且长期受当地风俗习惯的影响而造成了性格脾性,情趣的认知迥然不同,却都栩栩如生跃然纸上,让我欣喜不已。既然他们都认为我老,那我就当一回刘姥姥吧!因此,就有了《刘姥佬别传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树根 记於庚寅年芒种前三日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