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树根的事业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刘姥姥别传(1)(原创)  

2010-04-28 22:01:07|  分类: 随性所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引言

       开博几个月,频频与各地博友谈天说地,和诗论文不亦悦乎。我是老少皆宜。男女不论,嬉笑怒骂,我是有口无心。随兴所语。也许因为我年长了一些,所以,他们也就只当着逗“老头子”玩。哈哈!(注:我是从来不称呼自己“老xx”的)。博友们却是(也有称“前辈”,“老顽童”,“爷爷”,“老伯”,“王老师”的。上海的博友尊称“爷叔”。我一概通吃,统统照单俱收。

      几个月来他们的音容笑貌在我的面前活灵活现,有的率真坦白,有的老成持重,有的活泼可爱,大多真情实意。虽然性格各异,都跃然纸上,让我欣喜不已。既然他们都认为我老,那我就当一回刘姥姥吧!因此,就有了《刘姥

姥别传》。     (1)媚姑娘心病难知 刘姥姥无计可施

       时在庚寅初春,一日,刘姥姥正打着春困,突然,邻家的看家狗一阵狂吠将姥姥吵醒了,姥姥抹了抹嘴角的口水,刚要发作,板儿跑了过来。姥姥,姥姥,我要去大院玩。

       掐指一算,也有些时日未曾去府里走动了,想想上次去府里玩了一天也怪有趣的。遂收拾收拾了东西,装了一挎蓝自家鸡儿生的草鸡蛋,顺带背了半袋子上午刚刚刨来的嫩花生。

       一个人一瘸一拐地向城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 别看刘姥姥一双小脚,身板却硬朗着呢,一晌午也就到了城里

因为上次是从角门出来的,所以这次刘姥姥也就熟门熟路地从角门进了府里,先把鸡蛋,花生让厨子收了。下人要陪刘姥姥去见主子刘姥姥却是死活不肯,硬是把他们挡了回去,一个人径直往媚姑娘住处行去。

       刘姥姥虽不识得几个字,但祖上也是有过一点身份的,只是前几十年折腾来折腾去,落魄了。多怪时运不济,如今靠着一亩三分田地,勉强的过日子。但是那个见识却是不输人的。

      ( 要知道刘姥姥在去媚姑娘住处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,请听我明日慢慢道来)

       那媚姑娘人长得周正,虽然病恹恹的身子骨弱了点,可心气儿却是挺高的。知书达理文文弱弱的从不曾大声恶气的说过话,所以,府里上上下下都宠着她,凡事让她三分。可最近不知为啥,平日里本来就话不多的她,越发的没有话了,皱着眉头暗暗地抹泪,直让人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这天下午,媚姑娘独自一人躲在假山的旮旯里,偷偷地哭泣,恰逢刘姥姥经过,你道刘姥姥是何等的聪明人,放慢了一点脚步,支起耳朵也就已经知道个八九了,便呃哼一声:是媚姑娘吗?我与姑娘就是有缘,进府里第一个就遇到了姑娘您。

      那里媚姑娘忙不迭抹干了眼泪,朝着刘姥姥的方向转了过去,那乖巧的脸上这才渐渐有了些笑意,“姥姥今日怎么有空来府里玩,几时来的府里”?我是惦记着姑娘,所以径直地就往姑娘的住处来了不曾想在这里就遇着了姑娘,老身这厢有礼了,(一番作揖,急得)注:括号内的几个字,是听了天使的意见,修改而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。在这里先谢谢了。媚姑娘连连地摇手,使不得,使不得。姥姥这般的客气反而是见了生分,我是受不起的。遂两人搀扶着往屋里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 (这一老一少究竟是往哪里去?是媚姑娘房里?还是、、、?且听我明日与你说来)

       这里两人慢慢地边说边走着,对面却急匆匆走来了一个人。原来媚姑娘只顾着自己生闷气,躲在一边偷偷流泪,府里几个知心的姐妹早就觉得媚姑娘有点不对劲,嘴上不好说心里却直犯纳闷,前几天还好端端的,怎么就突然像天塌下来似的,完全没了往日的情形。大家私底下商议着,准备结伴儿去看看媚姑娘,所以就先派了个机灵些的佩姑娘去探探信,待摸到了一些头绪方能对症下药,免得自然会过去的小事情被无端的弄大了,反而显得没了意思。

      这佩姑娘也确实机灵,见媚姑娘不在房里就急忙到花园里寻去了,对头看见媚姑娘同着刘姥姥一齐走过来,心想事情有救了。就拉着刘姥姥的膀子小嘴儿一套一套地套起近乎来,把刘姥姥哄得那个舒坦就甭提了。

      佩姑娘把这一老一少送到门口就回头了,一边告诉了众位姑娘一边又去把刘姥姥来府里的事向夫人禀报。顿时这府里就热闹起来了,原先那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烦心事情,被刘姥姥带来的新鲜的趣事扫的一干二净。大家也就勉强吃了顿开开心心的夜饭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晚上这一大家子人不到子夜是绝对不会睏觉的了,夫人见大家围着刘姥姥听姥姥讲那些村野趣事,也就自个儿忙去了。她也不把刘姥姥当外人,另外也怕扫了他们的兴致,所以连个招呼也没有打。

       村妇憨夫的故事经刘姥姥一编排,听得那些姑嫂妯娌是乐也不可,笑也不便。倒是便宜了那些没皮没脸的使唤丫头,个个笑得人仰马翻乐不可支。话说庄里有户人家,种了几分花生地,眼见得也快收了,所以格外的小心,白天巡看晚上就由那当家的在田边草棚里守夜。想想明天也该收了。再说几天了也没有挨着老婆的身子了,心里空落落的,这天晚饭后就对那婆娘说,下半夜我要回来睡,来就来呗老娘也憋得慌呢。说着就把她男人往门外推。到了下半夜男人回家了,那婆娘正侯着呢,桌上准备了些吃的东西,那当家的吃了点热汤茶,猴急猴急地一边扒婆娘的衣服,一边把婆娘往炕上挪,三下五除二,须臾便赤条条地钻进了被窝,一番耕耘自是不必细说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自然是起来晚了点,收拾定当赶忙去自家田里准备刨花生。哪里知道一半的花生地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。真是:天天小心谨慎,一时大意就失了荆州,半数花生都打了水漂,也不知道是那个狗日的,黑了良心。更损人的还在后面,过了二天村里传起了顺口溜:上半夜我睡,下半夜你睡。半夜里我收,大白天你收。一人一半。村里人一边念着顺口溜。一边还对他指指点点的咯咯偷笑。男人一听不对,莫非那蠢婆子起了外心,红杏出了墙。经过打探果然如此,一股恶气不由自主地在心里翻滚。回到家里便把那蠢婆子一顿暴打。大家一面听着一面觉得煞是好笑,那些姑娘更是羞得红着脸,笑弯了腰,互相捶打着,这才解了尴尬下了台。那些过来之人,也是个个被刘姥姥逗得前倾后仰用手巾儿使劲掩着嘴,不敢笑出声音来,恐被人知道了脸没处放。

      没有办法,那刘姥姥毕竟是村妇。说了些粗口脏话也是免不了的事情。要不咱为什么要读书认字呢?还不就是为了明些事理,说话文雅些儿吗?

       那里是嘻嘻哈哈,这里媚姑娘走了魂似的,由佩姑娘陪着,只管想着自己的事情,如同局外之人。刘姥姥本想说些儿村野趣事,分分媚姑娘的神,然后伺机行事,现在见媚姑娘无动于衷,这让她顿时觉得象掐了头的苍蝇——没有了方向。

       (文中所有的人和事情都是我杜撰的,请不要对号入座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哈哈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